荒木經惟說  拍攝東西時要對焦。 

不是對準想要拍的那個物件而已

而是要連同自己當下的感覺和心情一起對焦。

我們常常沒有這樣做。

我們老讓靈魂在失焦的狀態下。

 

拍攝一個裸女   不是為了完美的比例和吹彈可破的肌膚而拍

如果要拍出情慾    更是不會在她面前擺起腳架再拉長鏡頭來拍她的   

這樣的保持距離    連讀者都看得出

那就要抓起相機    追隨著她的呼吸和緊張    

想像進入她 

也就是看起來要跟她做愛的感覺

荒木經惟一貫地在這裡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

我喜歡他這樣的說法    非常自然不做作

畢竟他是專業攝影大師    不是自命清高的道士  

 

的確是在一個失焦的狀態

特別是在感情的整理之中

最近有24歲的既單純又天真   30歲的既虛榮又急燥   以及43歲的既放縱又膽小

老被這幾種情緒左右

都快忘了自己夢想要做的

是一個淡定的女人。

 

我喜歡"淡定"的字眼    周迅拿來形容過張曼玉 

定的女人  是自信的  是從容的  是愛自己的  是愛人生的

別說大話了  這多難做到呀!

你或許會這樣說。

但我喜歡讓自己感覺優雅地活著

是的

淡然且堅定的氣質

不需要濃烈

不需要多餘

不讓什麼事來影響妳堅定快樂愛自己的心 

我想要做個淡定自如的女人

我就要。

 

對不起。看到最後你才發現這只是一場嘮叨。

如果這樣

我道歉。

再見。

創作者介紹

愛情中的日和人生

小貓亞曼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